中俄头条

懂中俄,更懂你

天马自西来:“丝路马语者”陈志峰和他的汗血马

2018-11-30 17:09 ​中俄头条

2018年是中国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五周年,您现在收听到的是特别节目《天马自西来:“丝路马语者”陈志峰和他的汗血马》。

从来没有一种动物能够改变人类的历史,除了马。从人类跨上马背的那一刻起,文明的进程便以马的速度在丈量着,商贸通信、文化交流,甚至征战攻伐,无不依靠马。绵延上万里的古丝绸之路既是骆驼踩出来的,更是马踏出来的。

马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中国。所谓千金易得,宝马难求。为了马,汉武帝不惜劳师远征;为了马,中国人每年输出大量的丝绸、瓷器和茶叶。一条丝路连接东西,万马奔腾纵贯古今。2000多年东西方文明的成功交融,无时无刻不闪耀着马的功勋。

马象征着积极进取,是奋斗精神的最佳代言。习主席说,建设国家需要万马奔腾的气势,开拓创新需要一马当先的勇气。马坚韧、隐忍,忠于主人,尤其是丝路沿线国家人民的忠实伙伴。古往今来,人与马的传奇故事还在不断续写。

马与华夏

据记载,中国从夏朝开始养马,之后不断发展进步,到周朝时期,人们对马的驯养技术已经掌握得十分深入,设立马政,负责马的蓄养、调教、改良等工作。马政制度在我国至少延续了两千多年,可见历代统治者对马都十分重视。历史上还曾出现过不少养马的专著,比如汉代《相马经》,明代《马书》等。

公元前115年,著名的中国使者张骞与他的使团用西域良马将葡萄、苜蓿、石榴、胡麻带回了中原,使汉民族第一次见识到新奇的西方物种。几年后,汗血宝马的到来进一步激发了汉武帝向西遥望的决心,从而直接促成了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政治、文化、经济交流。

东汉时代,洛阳的白马寺是为了纪念一匹驮着经卷从西域归来的白马而建。唐朝初年,高僧玄奘凭借马的力量将厚重的佛经从印度带回,极大地促进了中国佛教文化的发展。《西游记》里的白龙马便是一个隐喻,它既呼应了白马寺的主角,也凸显了玄奘坐骑的劳苦功高,它沉默、坚忍、牺牲奉献。白马最终修成正果,喻示着古代中国人对马的集体讴歌与礼赞。

有学者指出,“丝绸之路”的命名其实是一种典型的西方视角,对于古代的西方人来说,这是一条能够不断获取东方丝绸的道路。但从丝绸的生产者中原人的角度来看,来自西域草原的宝马显然更具有吸引力。所以,丝绸之路也可以被称为“良马之路”。

丝路天马——汗血马

习近平主席曾说过:“汗血马是享誉世界的优良马种,是土库曼斯坦民族的骄傲和荣耀,是中土友谊的使者和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见证。”

丝绸之路上的土库曼斯坦盛产宝马,土库曼斯坦人更是以爱马闻名。其民间有这样一句俗语,“早上起床以后,先给父母请安,再给马儿请安。”传奇史诗《奥古斯纳马》里也这样写道:“我不会称呼你为马,我只会称你为兄弟,对我而言,你比兄弟还珍贵。”

阿哈尔捷金马,就是中国人口中的汗血马,是土库曼斯坦的国宝,产于土库曼斯坦科佩特山脉和卡拉库姆沙漠间的阿哈尔绿洲,是经过3000多年培育而成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马种。阿哈尔捷金马皮薄毛短,血管清晰,运动后血脉喷张,给人以流血的错觉,因此被善于想象的中国人称之为汗血宝马。汉武帝当年喜得汗血宝马后作《西极天马之歌》,汗血马在华夏大地至今享有天马的美誉。

1935年,阿哈尔捷金马曾用84天完成了从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到莫斯科的4300公里行程,全程包括360公里几乎没有水源的沙漠地带,其耐力与耐渴性,举世公认。

其实,汗血马不仅生活在土库曼斯坦,曾广泛生存于中亚草原。然而今天,汗血马的种群已经变得十分稀少。血统纯正的在全球仅有3000余匹,其中2000余匹集中在土库曼斯坦,其他零散分布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以及中国新疆自治区。

丝路“马语者”陈志峰

中国新疆有个外贸企业叫做野马集团。这家企业名字里带“马”,事业也和马息息相关。位于新疆乌鲁木齐昆明路的野马国际商务会馆后面,有一处僻静阴凉的主题公园,园内整齐有序地展示着诸多硅化木、草原石人、陨石等等。从公园穿过去,几座崭新的马棚展现在眼前,这里是中国最大的汗血马集中地,被誉为“中国马会龙马园”的汗血马展示基地。2016年9月,这里还被上海合作组织确立为上合组织文化产业示范基地,这里展示着上合组织成员国和土库曼斯坦汗血马认证机构颁发给董事长陈志峰的“世界最大汗血马马主”荣誉证书,以及世界汗血马协会和中国马业协会颁发的汗血马大赛冠军奖杯等。

“切点瓜,再切点瓜。大家喝点茶,吃点瓜,这还有水果”。只见一个留着小胡子的面容有些粗犷,但身形黑瘦且不高的中年男子走进大厅,殷勤地张罗给来访的记者切水果,这就是野马集团55岁的董事长陈志峰。陈志峰是一位气质独特的商人,一位军人出身的外贸企业家,不修边幅,说话直爽,待人热情,烟不离手。

陈志峰在阿勒泰长大,很早就与马建立了感情。18岁参军,转业后,他回到阿勒泰,曾在地质队做过9个月的钻工,不久,他凭着优秀的绘画技巧成为了《阿勒泰日报》的美术编辑。90年代,陈志峰“下海”,几经波折,最终抓住了中哈边贸的机遇,在一片混沌的中亚贸易环境中走出了自己的路,“野马”一步一步成长了起来。

虽然陈志峰选择了商业的路径,但他从来没有忘记文化的梦想。他一边建立商业王国,一边构建文化版图。汗血马,正是这个版图里最重要的一块。对有着历史情怀的陈志峰来说,汗血马曾经是汉武帝的一个梦。再加上马本身就代表一种积极进取的精神,陈志峰便是在这种精神的浸染下长大的。就像习近平主席有一个“中国梦”,陈志峰也有。他梦想祖国强大,重现汉唐风采,汗血马,是他用来诠释这个梦的最佳注脚。

用陈志峰自己的话说,“习近平主席吹响了‘一带一路’的号角,我守着这块阵地,一定用马来传承中国梦的符号。无论是马的摄影、马的油画、马的纪录片、马的诗歌,马的电影,都能延续无穷的文化符号。”

“进一批马不容易啊,把一个古老的马种引回来。在我看来,汗血马就是‘一带一路’的文化名片”陈志峰说,“什么叫丝绸之路?我理解,应该是我的爷爷用马和骆驼驮着丝绸和茶叶沿谷底下走了一条路叫古丝绸之路,今天只是改变了交通和结算方式而已。”

陈志峰自2009年起,不断从中亚国家和俄罗斯等地引进汗血马,如今,他的马园已经拥有了百余匹纯正的汗血宝马,同时还有上百匹分布在他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和北京的三个马场。据陈自己透露,他现在拥有的汗血马总共有三百多匹,在全球仅有三千匹的情况下,他个人便囊括了十分之一,称其为世界最大的汗血马马主,并不为过。

“现在不能让我看见好马,看见了我砸锅卖铁也要买回来。我们把马引进回国,无论我赔多少(钱)。”陈志峰激动地说。

每匹汗血马的身价从百万到千万不等,且每匹马一个月的生活费近3000元人民币,再加上工人工资、马厩的建设、养护成本等等,饲养汗血马实在是个颇为昂贵的大项目。与其他的马主蓄养马匹用来盈利不同,陈志峰养汗血马纯粹是亏本的买卖,因为在国内外重要的马术赛场上,都没有汗血马的身影。

那么绝大多数人肯定都会疑惑,陈志峰为什么非得养汗血马呢?陈志峰说,几年前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到野马集团考察,就曾经向他提出这个问题。陈志峰当时给出了一个相当直爽的回答,引得汪洋副总理哈哈大笑。陈志锋说:“第一,我们的孩子,钢琴、二胡、舞蹈,人家的孩子,空手道、截拳道、马术。第二,我们中国的三军仪仗队如果再组建马队,每人一匹汗血马,那将是多么威武。第三,带几匹马给汉武帝守灵去。”

如果说,土库曼斯坦人爱马爱到了骨子里,那陈志峰就是爱到了灵魂里,他不仅养马、拍马,还赞助画家画马。陈志峰亲自打扫马厩,这个过程中能够和马儿亲密互动,增近感情。有一次,他用嘴叼着胡萝卜喂马,结果马吃得急,把胡萝卜直接从他的嘴里拔出来,连带牙也拔掉了一颗。

“我天天跟马玩。萝卜一给,马对着我头点的‘嗒嗒嗒嗒’。旁边那匹蹄子踢门当当当,你给它吃,不给它吃它生气。我一个朋友来了(马)惹祸了,几十万的西装给扯掉了。但是马不下死口,没事,咬上他就是逗你玩。”他说。

在陈志峰看来,马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密不可分。陈志峰在对话中多次提到,马,特别是汗血马这个古老的元素,一定是‘一带一路’的一张文化名片和旅游名片。他说:“用马可以轻松连接两个国家元首个人之间的友谊,国家之间、民族之间的情感。费尔干纳盆地,全部是马背民族。”

对于今天以共商、共建、共享为理念的“一带一路”倡议,陈志峰还有自己独特的看法:“2000多年前那个老人叫张骞,那时候是马和骆驼,现在就是飞机啊,交通方式变了,结算方式变了,其实就这么简单,不要把它复杂化。”

“这条古老的商道,文化的认同一定是第一位的。没有文化,就没有政治和经济。当文化达到认同时故事就好讲了。”陈志峰补充道。

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土库曼斯坦等中亚四国。土库曼斯坦数万人民热情欢迎习主席的画面让陈志峰深深感动。他想,作为与土方长期打交道的一名中国商人,自己能做点什么呢?2013年11月,陈志峰与中国马协会的领导谈起了“马”。他说,汗血马是土库曼斯坦的国宝,我的野马集团也有汗血马。习主席提出“一带一路”的宏大倡议,可以将汗血马与丝绸之路相结合,策划一场马的活动,汗血马肯定可以成为连接中土友谊的桥梁。

经过中土两国相关部门半年的策划、推动和运作, 2014年,中国马年,主题为“马与丝绸之路”的中国马文化节拉开序幕。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5月12日,世界汗血马协会特别大会主席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习近平主席与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共同出席了大会。

习近平主席在大会上致辞时说:“早在2000多年前,天马就穿越古老的丝绸之路,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中土建交以来,土方先后两次将汗血马作为国礼赠送中方,增进了两国人民感情。汗血马已经成为中土友谊的使者和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见证。”听到习主席的发言,陈志峰倍感自豪。会议结束后,习主席和别尔德穆哈梅多夫还共同参加了马文化节的开幕式。现场,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代表土方赠予习近平一匹金色的汗血马。而陈志峰选送的汗血马——“西域龙驹”,也作为大会唯一一匹展示马,迈着优雅的步伐出场,向两国元首行礼致敬。

关于汗血马与丝绸之路的文化,陈志峰还在不断地深化当中,他过去做了大量的努力,未来,他还将会有更多的思考。陈志峰认为,新疆各民族与丝绸之路上众多的国家民族一样,大部分是马背上的民族,他们对马有着特殊的感情。用马做一个文化元素,一定能够和这些国家的人民相濡以沫,欢快地、没有距离地沟通、交流。他说:“丝路,沿着比什凯克,塔什干,撒马尔罕,再到杜尚别一线撒网,能把活动组织起来,借他们的力搞活动,可以把丝路拍完。我喜欢这条路,太有内容了。”

龙是图腾,马是精神。是野马集团每位员工耳熟能详的理念,因为这是陈志峰标志性的口头禅。十几年与马相濡以沫,常常自称“马夫”的陈志峰将这些不会讲话的朋友们和他心中的秦皇汉武一并融入了他创作的诗句,并乐于为亲朋好友们反复诵读:“汗血宝马,秦王的气最霸,汉武的心真大,恨不能汗血宝马驯化,开疆拓裔支持万代千秋国家,好男儿立马豪情无涯,犯我疆土,虽远必伐,关山再高,高不过汗血宝马,闪电再快,快不用过汗血宝马的步伐。撒马天下,一切都不在话下。整顿乾坤,且看我昆仑,打马出发。”

陈志峰的朋友特别多,不仅有企业家,还包括不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外交官和学者。熟识陈志峰的人是这样评价他的。土库曼斯坦驻中国大使齐娜尔鲁斯捷莫娃说:“陈志峰是一位艺术家。他的世界观非常广阔。他眼中常常有我们发现不了的美妙。我们十分尊重陈先生和他独具特色的、具有创造意义的事业。马产业交流是我们两国对先人们早在古丝绸之路时代形成的优良传统的最好延续。”

中国上合组织研究中心秘书长邓浩说:“陈志峰有艺术的情怀,喜欢做友好。做友好主要是搞人文之间的往来。他还是出了不少力。”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拉希德阿利莫夫和陈志峰相识多年,谈到自己的老朋友,阿利莫夫表示:“陈志峰是上海合作组织十几年的好朋友,好伙伴,我们在人文领域的事业上有过很多成功的合作。上合组织十分珍视这份友谊,我们对陈志峰为上合组织做出的贡献高度赞赏。‘丝绸之路’沿线各国的人民的交流合作依靠的不仅仅是交通工具,更需要心灵的沟通与理解,而野马集团的汗血宝马恰恰生动地扮演了‘一带一路’民心相通的重要角色。”

高傲的姿态,优雅的步伐,程亮的毛色,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访客。一匹白色的汗血马由训导师牵引,从人们羡慕的目光中走过。马儿映衬在远处淡蓝色天空和青灰色马园之中,浑然天成的油画。事实上,除了借汗血马拉近国家间友谊,马产业正在为新疆旅游业贡献巨大力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旅游发展委员会党组书记侯汉敏表示:“近些年,新疆的马产业成为旅游业的新增长点,新疆和土库曼斯坦在马背上结下了深厚情缘,汗血宝马成为中土两国友谊的使者和世代友好的见证。今年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五周年,希望中土旅游业界同仁加深合作力度,拓宽合作广度,优化合作机制,为游客互访营造更加安全便利舒心的旅游环境。”

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风俗、节日、现代盛会都是陈志峰眼中的文化精髓。土库曼斯坦的汗血宝马,哈萨克斯坦的猎鹰和草原,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的清真寺,吉尔吉斯斯坦的世界游牧民族运动会,塔吉克斯坦百姓的淳朴,中国新疆巍峨的昆仑山,在陈志峰眼中都是潜力无限的文明宝库。不过,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陈志峰力求在有生之年不断将马文化推向高峰。

陈志峰说:“马的基因库,马的生命科学馆,马的墓地,马的艺术馆,我都要做。”“硅化木和陨石就全部留给孩子们,都捐掉……我把遗照也拍完了,骨灰盒也做好了,办公室都有,我这人心态好得很,人想开一点。捐掉之后我想集中精力做几件事,给新疆”。

汗血马是中国马文化的制高点,也是中国人关于龙与龙驹的终极想象。2000多年以前,汗血马作为丝绸之路的先行者,为东西方文明踏出了一条文化交融的大道。2000多年以后,汗血马将继续以它英武的身躯,为东西方人民搭建出一座宽阔的桥梁。

采写、制作:赵祎

翻译:张莹

主播:Анастасия Коршунова